關閉

提示

首頁 > 手藝 > 正文

新生丨竹制,手藝自有打動人心的地方

信息發布者:zyl216419
2017-09-22 09:53:16

“手藝新生”公益項目,由正榮公益基金會與HOMELAND家園聯合發起,歷時3個月,篩選12位設計師來到福州學習6種本地老手藝,進行再設計。在竹制這門手藝里,跟隨何敏文師傅學習竹制手藝的是藝術家黑余與設計師郝建冬。


竹制


福州北峰、閩侯、永泰、羅源等近郊和周邊山地,都有大量竹林分布,本地人對竹子的運用特別多。上世紀90年代以前,福州大街小巷的竹器店并不比理發店少,而從竹餐具到竹床再到自行車后的特制竹籃等等,竹制品滲入福州人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這次項目中我們找到了2010年《HOMELAND家園》操作“尋找老手作”封面專題時采訪的何敏文,他是竹器店第四代傳人。






竹制手藝人何敏文

現在他們是我“徒弟”,

以后就是我的老師

撰文/蔣艷芳 攝影/鄒訓楷 黃訪紋


從左至右分別為郝建冬、何敏文、黑余。何師傅出生于1958年,8歲開始學藝,竹器店第四代傳人


何敏文師傅的生活,和五年前我們操作“尋找老手作”專題時相比,似乎并沒有什么大變化。每天早晨起來開店營業,常常中午在店內與太太吃一頓簡便午餐后小憩一陣,天黑了便關門歸家。敏文竹器店在澳門路,緊靠南后街,光顧的客人看看的不少,真的掏錢買的也有。平常,何師傅會騎著電動車到城中偏遠些的地方找其他竹器手藝人進貨;偶爾接到大型定制訂單,則離開店面幾天,到山中采購竹子,實地操作。


跟大多數手藝面臨的困境相似:竹制手藝退出了現代人的生活,很多努力都不見得有效果,年輕人也對這門手藝興趣缺缺。所以有好幾次,一些外界力量介入試圖推動“傳承”,何師傅都表現得十分被動。后來言談里,何師傅才談起最初自己加入“手藝新生”項目時提不起很高的積極性,可是年輕人們的拼命干勁卻讓他很受觸動。這次“手藝新生”項目,跟著何敏文師傅了解、學習手藝的是設計師郝建冬和藝術家黑余。項目開始后,想了解竹編手藝的黑余,一直跟著何敏文在竹器店后門的巷子里剖竹子、編竹器;建冬也常與師傅探討竹材料的防腐等問題處理;學習花燈的梁藝天、柴覓,還有其它手藝的設計師們,也常來“串門”,人多的時候,何師傅的小倉庫門口巷子擠著七八個年輕人,一人一把小刀學著劈竹子。常常一個下午劈下來,很多人手上已經砍傷好幾道口子。何師傅會為年輕人們準備好水、創可貼,逢年過節帶著好好吃上一頓福州傳統家常飯菜、喝兩盞酒。幾個月的時間里,漸漸相處得越來越似“師徒”。何師傅稱呼這一批年輕設計師和藝術工作者們為“高材生”,雖然他還是常以長輩的身份“打擊”黑余,希望他不要再執著于不知未來會如何的手藝和藝術,早些成家安定下來。但這三個多月的時間里,他多多少少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正在發生。


……




黑余

談太多情懷沒有用,

手藝自有打動人心的地方

撰文/蔣艷芳 攝影/鄒訓楷(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名余建榮,藝術家,1972年生,長期關注手工造紙及紙藝術與設計,2010年于法國利摩日-奧比松國立高等藝術學院獲法國國家高等實驗造型藝術碩士文憑。此次“手藝新生”項目中,他跟隨何敏文師傅了解傳統竹編、竹制工藝,在此基礎上結合造紙技藝進行了自己的創作。


在這次項目入選的12位年輕設計師和藝術工作者中,黑余是年齡最長的一位,相比之下經歷也更多樣,在去貴州之前,黑余在法國念書,再往前曾下海,也當過8年公職的老師。離開現有的軌跡去做新的選擇,都是他對自己一個個困惑的短暫解答。與黑余聊天的過程中,會覺察他在人生許多分叉口,都追逐著一個自己也無法一言兩語說清的形而上的答案。他選擇通過手藝這個面向,用實打實的操作、創造去尋求“本源”。他也相信人對物有感情、有尊重,才打動人。


黑余跟著何師傅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劈竹子。手捏竹條,用劈刀將它劈成自己想要的粗細、厚薄的竹篾,劈的過程全依靠手和竹條、劈刀之間的觸感,所以不能戴手套,被劈傷是常事。何師傅說自己年輕時花了大約兩年時間才能熟練掌握這門技藝,不過黑余坐下劈了三天有如劈了三個月一般。上手能力強,黑余倒覺得這是手藝人的基礎。他希望自己能首先先成為一名實實在在了解并切實掌握手藝的手藝人,而后再去看手藝的興盛、衰亡,因為這關乎“心”的感受。


……



萬物只存在于生滅之間,借由一朵花開而又謝的過程,本著尊重竹子自身特性及竹工藝的基礎編法,以及不過分加工與設計的原則來發展造型,以期傳達一種自然而然、為而不作的態度,結合脆弱的紙品及恍惚的光影,我希望大家看到的不只是幾盞吊燈。


青白-花期,手藝新生設計展時黑余作品展區




郝建冬

成熟的商業設計與傳統手藝需要互補

撰文/蔣艷芳 攝影/鄒訓楷(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工業設計師,1979年生,現居上海。曾在國際領先創新公司IDEO擔任設計經理,作品獲得Red Dot、IF多項國際設計大獎,并在市場上有出色的表現。現成立個人工作室,致力于設計創新與傳統手工藝文化的研究。此次“手藝新生”項目中他跟隨竹制何敏文師傅學習竹藝,并與鄭寶俤師傅共同合作完成了一組作品。


郝建冬確定來福州參加“手藝新生”項目之前,HOMELAND團隊其實多少有些擔心。因為江浙一帶傳統竹制工藝也很發達,郝建冬身處上海,為什么會選擇離他更遠的福州了解竹制工藝,而不是就近落地?也擔心福州的傳統竹制工藝的式微程度也許已經超出了對方的想象,比起江浙一帶依然興盛的竹制工廠,福州甚至只能找到零星一兩位竹制師傅,并且使用的多是最為傳統的竹制技藝。我們顧慮著,這樣的現實會與郝建冬所希望看到的有很大的出入。但是幾次電話溝通下來,郝建冬還是表示希望參與這一次項目。


其實更早之前,郝建冬就曾到浙江安吉了解了當地竹制工藝。安吉有著“中國竹鄉”的美稱,當地關于竹制品的研究與生產已經發展得相對成熟,那里的竹制廠既生產竹制家具、竹編產品等成品,也供應已經經過深加工的竹子原材料,包括竹子的防腐問題也有相應的技術處理。雖然竹制行業實現了產業化帶動,但手工藝變成流水線生產,這對于目前的郝建冬而言并不是他特別想要了解的。他希望可以了解到更原始、更傳統的一些工藝。


郝建冬覺得“手藝新生”項目可以是一個更好的起點,幫他解決了曾經遇到的一些問題,讓他有機會可以做更多其它的事情。因為從業經驗與所受教育的關系,郝建冬的思維方式一直相對理性與邏輯化,對于“手藝新生”,他有從加入開始就既定的目標,余下的許多問題,無論在項目中、項目后,都只是一步一步需要被面對與解決的短暫難題。


……



在手工竹家具的制作上,我發現很多工藝方式延續了幾百年,是凝結了祖先的智慧并經過長時間考驗的。手工藝的傳承其實就是對這種手藝精髓的發揚,這些精髓加上現代設計的思考方式就是‘手藝新生’的一種完美呈現。我這次的作品就是對這些精髓的應用探討,利用設計手段將他們發揮到極致。同時我的作品也展現了竹子的不同構成方式。竹的可塑性不高,連接方式也有局限性,在結構的可行性上我做了長期的實驗,當設計在滿足結構功能時,同時也形成了構成美。”


MǐN




本文選編自HOMELAND2&3月合刊封面主題“手藝新生”,更多內容請購買雜志閱讀。HOMELAND2&3月合刊淘寶店有售,復制鏈接至瀏覽器即可購買: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4699345192



0
!我要舉報這篇文章
網友評論
聲明 本文由農村鏈(易村客)注冊會員上傳并發布,農村鏈僅提供信息存儲平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農村鏈立場。本文如涉及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在24小時內予以刪除!
电子游戏软件pdf